Latest Post

全国代表华茜直播为茶帮扶不止 电子商务平台是否是中老年人购买保健品的理想选择为什么

我该照顾我爸的时候我该给我爸生活费的时候不想让老爸再辛苦干活的时候买了紫砂壶送给老爸的时候跟老爸每周都电话的时候……已经有好多好多画面在脑海浮现~知乎用户回答鹿希善良,坦荡。重感情,爱生活。6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周围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最怕我爸。我从小就被爷爷奶奶捧在手心里,全家人都宠我,除了我爸。他总是拉着个脸,瞪着个眼,在他面前我不敢逞一点强。当我不小心犯一点错的时候,他一点都不会宽容我,眼睛一瞪,大巴掌一扬!不需要落下来,我肯定“哇”的一声就哭了。我同学的爷爷当着好多人的面谈笑说:“老四那脾气,可了不得,他家孩子就怕他!”他们哈哈笑了,我的脸却骚的通红,我心里恨恨的想:“为什么我有这样的爸爸?!”所以,我从来不跟我爸交流,我们之间很少说话,上学如此,毕业之后也是如此。最让我生气的,是我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他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不但如此,一点面子不给我留,吃着饭把碗摔在地上就走了,一场见面不欢而散。我知道他没看上这个小伙子,可我偏偏跟他叫上了劲儿,心想:你不愿意,我偏偏就和他好下去不可。等到后来他不说了,不管了,我偏偏也没什么劲了。没办法,我们爷俩好像天生水火不容。可就这个严厉、从不对我表达爱的爸爸,在我结婚以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我妈说,婚车开走以后,我爸哭了好久,他说:“我这么优秀的闺女,就这么嫁了”。他看了一场法制节目,就会严肃的对我老公说:“你要是动我姑娘一个手指头,我跟你玩儿命。”生完女儿,他对我老公说:“抽烟去外面,不可以在让我姑娘和外孙女抽二手烟”。他对我女儿从来没有发过脾气,每天笑呵呵,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温柔,也不懂为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对着我女儿说:小眼睛笑起来多像你妈妈小时候!”最让我触动的,是去年夏天,我回到家时,门开着。爸妈没有发现我,家里来了客人,是我爸的朋友,他们在聊天。爸爸的朋友刚刚和不听话的女儿吵架了,气的要断绝关系,我爸劝他,那句话刚好就被我听到,我爸说:“我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当爸爸,不会当,对我闺女太严厉了,现在一直后悔”。那一刻,我听到我爸的嗓子哽咽了。这几年,我也慢慢长大了,我开始反思,我的性格太倔强,太气人,也忽略了太多爸爸的爱。我开始怀念小时候经常带我去小卖部买汽水的场景;怀念爸爸半夜回来从怀里掏出来的热乎乎的糖炒栗子;怀念小时候爸爸带我去鱼塘挖藕,爸爸走在前面,我抱着藕在后面屁颠屁颠跟着;怀念初中三年,每一天早上,爸爸给我做的早饭……我爸从来不说爱我。他年轻的时候,每次意见不合,他只会用发脾气来表达,可细细想来,每一天他都在爱着我。这几年,我爸再也不会吹嘘他一只手可以提起半吨的重量,他也不能几天几夜不睡觉去工作,给我们挣钱了……他血压高了,快退休了,我们开始认真交流了。每次我回家,他总有说不完的话。我妈说,每次知道我们要回家,我爸总是开门看好多次。今天吃饭的时候,他居然端着碗睡着了。你们说,我爸他是不是老了?编辑于 2020/6/20 15:25:44小平开拖拉机的舒克1人赞同了该回答 意识到自己也要当父亲了的时候编辑于 2020/6/19 12:48:27BSK-lyayakym尽管已渐渐接受身为撸瑟的事实,却依然对未来葆有期许。4人赞同了该回答 昨天,母亲给我打电话,说她朋友送了两箱荔枝过来,她和我父亲吃不了,要我回家拿一点。今天中午处理完工作,我驱车回家,正好赶上饭点,父亲便问我想吃什么。因为天气太热,我就说不用专门做菜了,随便吧,如果有隔夜饭,炒饭也行。父亲答应了,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准备。留下我和母亲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突然,我听见一声巨响,那是砧板打翻了的声音,我走进厨房,发现砧板躺在地上,葱花撒了满地,一旁的父亲捂着左手的大拇指,一缕鲜红的血从指缝中渗出。原来是父亲切葱花的时候剁到了手,我赶忙转身回到客厅,从药箱里拿出了云南白药和创可贴,帮父亲包扎,母亲则在一边小声抱怨“那么大岁数了,动作就不能慢一点!”父亲一脸愧疚的表情,眼睛看看伤口,又看看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了句“老了,手有点发抖,眼睛看不清楚了。连给儿子做碗葱花蛋炒饭也有点不行了。”就在这一刻,我眼睛红了,并且随着父亲嘴里说的葱花炒饭,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小时候最怀念的,便是父亲做的葱花炒饭。 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改革的春风刚刚进门,但在中国广大的内陆地区,也就只有些许春意而已。父母都在长沙郊区的一家大国营工厂上班,除了住房、医疗两方面有点保障之外,生活水平也就刚过温饱,离小康的水平还差得远。那时候父母两人的工资加起来,只有两百出头,架不住各种生活开销,每月都花得精光,一分不剩。我儿时的生活,平淡而清苦,除去那童年的玩伴,旧式的玩具,下午六点半雷打不动的片之外。印象最为深刻的,也就是那父亲做的葱花炒饭了。当时的孩童,娱乐方式很是匮乏,每天下午六点半,长沙电视台总会播放半小时的片,这便是当时的我,一天中最为兴奋的时刻。这时候往往赶上晚饭点。于是连续几年,一碗香喷喷的葱花炒饭,配上无数让人心向往之的片,组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我的母亲是广东人,口味偏淡,即使是随父亲远嫁湖南,各种生活习惯也是基本未变。湖南人的饭桌上,重辣、重油、重盐几乎是永恒的旋律,这让母亲很不习惯。母亲在湖南的十年间,吃得最多的,就是用葱花清炒的土豆片,即使是怀着我的时候,这种寡淡无味的东西,也是母亲吃得最频繁的食物。以至于母亲以后老拿我的扁脑袋开玩笑,说是怀我的时候吃多了土豆,生出的孩子都一个土豆相。也许是在母亲潜移默化地影响下吧,我很小的时候便喜欢上了葱花,进而爱上了放葱花的很多菜,葱花炒饭,也是其中之一。父亲的厨艺,在当时的街坊四邻之间相当有名。那时候的人,有下馆子习惯的极少。街坊四邻之间,但凡碰上个重大节日、红白喜事,总是在家里大摆筵席。每当此时,熟手的厨子往往是最受欢迎的角色。父亲由于手艺突出,经常被同事朋友邻居叫去准备大宴。客厅里宾客满堂,热闹非凡,而父亲则在里间的厨房忙得不亦乐乎,在堆积如山的食材之间埋头苦干。几个小时后,那大山一般的食材,就像被施了魔术一样,变成了一道道芳香四溢的珍馐美味。这时候,父亲便会边洗手,边指挥帮忙的小工把做好的大菜,按顺序一一摆上桌。当最后一道菜上齐,主家便招呼客厅的宾客们开陆续入席。一时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父亲作为主家的大厨,也经常带着我蹭一顿美食,我坐在席间,看着父亲伸箸,此时闭眼细细品尝自己的手艺,彼时又与临近敬酒的客人喝上一杯,脸上的满足之情,总是溢于言表。正因为手艺突出,父亲饕餮大餐做得,风味小食自然也做得。据父亲讲,我喜欢上他做的葱花炒饭,是源于一次很长时间的食欲不振。我小的时候,身体是很弱的,大病不算多,但小病不断,三天两天扁桃体发炎,伤风咳嗽。母亲带我去厂办诊所打青霉素针已变成一种例行公事,以至于有一次,大夫估计是看着实在我可怜,便跟我母亲建议,要不把扁桃体割了算了,看着孩子受罪也是怪可怜的。因为身子弱,我小时候也特别挑食,而且可能是家花不如野花香的缘故吧,看着别人家的饭菜尚且有点食欲,一到自家的饭桌上,就胃口全无,食不知味。为了吃饭的事情,我无数次地被父母饱以老拳,但治标不治本,最多三顿下来,挑食依旧,身子还是瘦得不成样子。父母担忧之余,也只能够慢慢探索我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大概是1990年年初吧,我有将近两个礼拜,腹部胀气,一点食欲也没有,就靠饼干糖果之类的零食度日。父亲为了能让我好好吃点饭,也是操碎了心。某个周日的晚上,父亲从奶奶家背回来一袋乡下的新米和三十个土鸡蛋,那时正逢三月天,新鲜的香椿、葱花也现成,父亲便问我要不要吃葱花鸡蛋炒饭。我当时厌恶酱油的气味,对鸡蛋也不感冒,就跟父亲说,可以,但不要放酱油和鸡蛋,放点葱花放点盐就行了。难得有我主动想吃的东西,父亲大喜过望,马上挽臂下厨,叮叮当当一阵后,一碗晶莹剔透的葱花炒饭上桌。我尝了一口,大叫好吃。于是以后,这个就成了我最常态的晚饭,几乎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葱花炒饭看起来简单,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得好。首先米要好,湖南乡下有一种早稻米,未熟时便香气四溢,配以传统的高压锅或者柴火蒸熟,晶莹饱满,香甜可口,印象中我家族里的小孩子都是抢着吃的。用这种米轧出来的江米条,或是炸出的爆米花,又香又甜,对小时候的我而言,没有比它更好的零食了。 其次,葱花也要新鲜上市的。春季的葱营养最丰富,也是一年中最嫩、最香、最好吃的时候,葱白短、绿叶多,切碎后和着米饭一起炒,口感上佳,而且还有一种独特的香味,让人流连。此外,父亲炒饭的最重要工序,便是放盐,由于我不喜欢酱油,父亲也为如何调味的问题颇费了一番心思。如果直接在米饭中加入盐和味精,由于炒饭的过程是干炒,盐和味精颗粒不能够充分溶化,便会形成颗粒,无法在米饭中分布均匀,最后炒出的米饭此咸彼淡,必然会影响口感。父亲采用的方法是弄一小块猪油,在锅里用文火化开,加入一撮盐和一撮味精,等其融化均匀后,加入几滴水,稍微稀释一下锅里的热油。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化解了盐、味精的颗粒感;二是使炒饭的米粒均匀受热和调味,加入的水形成的不饱和油溶液,则使每粒米的外层都被溶液所包裹,不仅大大提升了口感,也能让每粒米都调制得很均匀。此外,米饭的外表也由于吸收了这种油溶液而变得晶莹剔透,正所谓色香味俱全,不过如是。满满一碗端上来,总让人胃口大开。后来,我在大学里读过陆文夫先生的小说《美食家》,才知道父亲当年放盐的厉害。按照小说里那位美食高人朱自冶的描述,放盐是做菜中最最简单、也是最最复杂的一道程序,饭菜不加盐,那就是淡而无味,什么味道也没有,只要一加,各种鲜、香、滑、脆都来了。盐把百味吊出之后,它本身就隐而不见,从来就没有人在咸淡适中的菜里吃出盐味,除非你是把盐放多了,这时候只有一种味:咸。完了,什么刀功、选料、火候,一切都是白费!简简单单的一碗葱花炒饭,竟也让当年挑食的我,从中品出了米饭糯、葱花鲜、猪油香。这就是父亲的功底。葱花炒饭,一清二白,也正是父亲过往人生的写照,父亲17岁下乡、20岁当兵,之后和大部分回城知青一样,下厂做了工人,1992年开始闯深圳,历经风雨,直到退休,也始终一身正直、清清白白。父亲在长沙的那家工厂上班时,曾做过五年左右的车间主任,那个车间生产一种紫外线杀菌灯,在当时属于较为稀缺的资源,销往广州、深圳这些发达地区,利润空间很大。有人便建议父亲偷偷倒卖一些,反正资源都在手里,不用白不用,能够赚比工资多得多的钱。但一连好几次,都被父亲严词拒绝,他认为,不管多少钱,自己赚了,厂里就亏了,国家也会遭受损失。起码有五年时间,如果父亲这么做的话,早就赚到了人生的几桶金,但他始终坚守原则,不越雷池一步。唯一一次可称为例外的,是父亲有一次带队到深圳销售,对方很有合作诚意,连父亲准备用作试用样本的几支也一并付了钱。这个计划外的收入,父亲也没有收入囊中,而是请厂里同行的几位销售人员,在深南大道上的芙蓉宾馆喝了一次早茶,算是打打牙祭,开个洋荤,最后钱不够了,父亲私下里还垫了五块多。父亲就是这样,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这也是他终身坚守的原则和教条。在我走上社会后,父亲我也经常和我唠叨,穷一点、困难一点都不要紧,要以正直立身,时刻提防贪欲之害,做到淡泊名利,超然世俗。人要清白,方能安稳做事,之后才会顺顺利利,水到渠成。否则做了亏心事,即便一时大富大贵,精神的痛苦也终将难以泯灭。 现在的我,已工作多年,在事业上说不上有多大成就,但在清白做人、正直做事这各方面,可谓无愧于心。也正因为此,在经历了一些颠簸后,我的事业也总算慢慢进入正规。这和父亲的教导是分不开的。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差点涌出眼眶,看着眼前苍老佝偻的父亲,我鼻翅扇动,嘴唇发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这一刻,我感觉父母这一代长辈,就是我们最后的护城河,而今他们也在慢慢断流了,那些熟悉的容颜从此开始,不复出现在生命里,少时口中的“大人”,那些唤你小名的长辈,已踏上命定的路,而我们无力挽留,只能静静看着,直到醒觉自己也会有的那一天。然而,我们虽然无力挽留,却可以在剩下的时间里,做好自己的事情,尽到自己的义务,让父母的夕阳年岁能够好一点,更好一点。想到这里,我轻轻地对父亲说,“爸,天气太热了,您去客厅休息吧,饭,我来做。今天中午,您想吃什么?”编辑于 2020/6/19 20:4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