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芪防二白桔梗茶 茶叶对健康有何作用

公元1625年初春的一天,吴立化先祖(吴德泰号茶庄创始人,我往上数十一代祖父)来到垂危的父亲吴应文床前,父亲吴应文对他说:“这些年辛苦你了,十三岁就跟着我在外奔波,做茶叶生意,茶行的情况你也最了解,你的三个哥哥都已成婚,以政为己,不便经常外出奔波,从今往后茶行就交给你打理了,你要不断地调试用松萝经珠兰花焙的茶的口味,要以花香闻名于世。”

当年吴应文先祖承接吴氏茶行运营时,徽州茶产区发生了重大的技术创新与变革,徽州茶农开始引入茶叶炒青精制技术,完成了由蒸青向炒青的转变,使徽茶更能保持茶叶的原生香味成为佳品,这种技术变革发生在明隆庆年间。

而明万历末年,吴应文先祖已经开始将经珠兰花窨制过的松萝茶通过茶行运往京师,明清时期,主要是徽州的茶坯运经苏州时,用苏州的加窨。

经过苏杭、运河两岸、京师的文人雅士的追捧,松萝花茶甚至化身成了禅意而产生味外之味了,逐渐成为晚明至清代的一种奢侈消费品。

吴立化先祖每年春、秋两季运茶至京师,冬季前后空闲时间较多,他又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在京师前门外开设吴德泰号茶庄,常年售茶,同时他敏锐地抓住业内出现的茶叶新鲜事物,将珠兰花焙过的松萝茶运到京师,借助徽州茶叶在隆庆年间崛起之势,旗开得胜。

这也使得吴德泰号成为京师最早出售花茶的两家茶庄之一,并使小叶花茶延续至今,成为北京茶叶的主力军。

体会吴立化先祖当时创新花茶时的新奇与开心,同时也为吴德泰在业界所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豪。

北京城,金朝时作为首都一直延续到元、明、清,北方各民族融合生活在这个大都城,喜欢吃牛羊肉,做菜更喜欢用葱、姜、蒜、茴香、大料、花椒、孜然等浓香调料,再加上北京地区水质比较苦涩。

而花茶滋味鲜香醇厚、耐冲耐泡,香高、味浓、色正、汤清,香气馥郁持久,滋味鲜醇回甘,成为日常不可或缺的饮品。

茶对于每个老北京人来说,就像是大院里的老街坊似的,哪天没见着,还就特别惦记。

珍妃、瑾妃的堂侄孙唐鲁孙先生(他塔拉氏,本名葆森,字鲁孙),他对老北京传统、风俗、掌故及宫廷秘闻了如指掌,有“华人谈吃第一人”的美誉。

在他书中写到:“北平宣外有个天兴居大茶馆,也是西南城遛鸟儿朋友早晨的集散地,他家有一种物美价廉的茶叶叫“高末儿”,不是天天去的遛弯儿常客他还不卖的。“据说他们东家恒星五跟前门外吴德泰茶叶庄的铺东是磕头把兄弟。

有一年吴德泰清仓底,扫出一箩茶叶末,正赶上恒四爷在柜上闲坐聊天,一闻挺香就要了一大包回来,用开水泡了一小壶来喝,醇厚微涩,香留舌本,因为高末儿里有极品的茶叶末在内。

吴德泰高级香片卖得多,所以他家的高末也特别馝馥,从此每天到天兴居喝早茶的客人们,知道这个秘密,谁都不带茶叶,换喝柜上的高末儿了。

后来早晨遛早的朋友,知道这个秘密到吴德泰买高末儿回家沏着喝,仿佛就没有在天兴居喝的够味,是否心理作祟,还是天兴居另有奥妙,就无从索解了。

喝茶固然讲究好茶叶,可是茶沏得不好,可能把好茶叶都糟蹋了,就拿高末儿来说吧,水要滚后落开,水壶要离茶壶近点注水,不能愣砸,叶子要多闷闷再往外倒,否则末子漂满茶杯,茶香固然随着茶末飞了,呈现热汤子味,续第二次水茶就淡淡如也啦。

北方人喝茶的,日常是先沏一壶多放茶叶让它浓而且酽的茶卤,想喝茶时,茶杯里先沥上三分之一茶卤,然后加热水,则茶香蕴存,永远保持茶的芳馨。

有些不会沏茶的人,客人来了,抓一把茶叶往玻璃杯里一放,开水一沏,十之茶叶漂在上面,想喝一口,不是喝得满嘴茶叶,就是烫了舌头,再不然浓酽苦涩难以下喉,可是续过一两次开水后,又变成白水窦章。

所以在平津到人家做客,茶一端上来,主人家世如何,从端出的茶中看,就可以看出个十之。

通过收藏一份时期的《吴德泰茶叶庄价目表》,从中可以看到老北京花茶不为人知的精彩一面。

仔细梳理后,还能总结出老北京花茶的三个重要特征:

一、花色齐全。

二、茶名清雅。

三、价格不菲。

先说花色。价目表中,将茶分为六个板块,分别为:茉莉香茶、各种素茶、浙杭龙井、建湖红茶、普洱贡茶以及珠兰香茶。

其中,茶类名目最多的便是茉莉香茶,即如今我们所说的老北京花茶。中高低档合计,共有24种之多。

再说茶名。兴国仙品、太平佳品、龙芽清品、凤髓异品、双熏雪芽、双窨香片……没错,这些都是老北京花茶的名目。看着这些清幽高雅的茶名,谁又能说花茶就是俗物呢?

至于价格,也是丰俭由人。价目表中最便宜的花茶是“大叶香片”,售价每斤大洋三毛二仙。最昂贵的花茶则是“兴国仙品”,售价每斤大洋十二元八毛,与“最优龙井”价格相同。

如今炒作火热的,在当时这张价目表里也有罗列。

像高等级的“普洱春蕊”,也不过售价每斤大洋三元二毛而已。

花茶与普洱相比,价格整整高出了四倍。又有谁能说茶,不够讲究呢?

从2013年开始恢复吴德泰品牌制茶,吴德泰团队就本着“说得清的干净,道得出的好味”为宗旨。每一款上市的茶品都要经过欧盟进口茶叶农残检测标准515项全农残检测才能上市。

吴德泰花茶的加工拼配技术工艺和用料方面讲究多品种,干净好的茶坯,好珠兰花和好,茶坯要选用谷雨前后一芽一叶或一芽两叶,叶底匀整,汤色清亮。

泡上一杯,满屋芳香,喝到口里,满齿留香,香不腻飘,茶有茶味,回味甘甜。

制茶者按照家传的古法,先在徽州老家精选珠兰花,按照双窨珠兰茉莉的窨制古法,先窨珠兰花后,再把茶运到福州基地窨制。

在整个窨花过程中,不论是珠兰花还是窨花师傅都反馈:“吴德泰的这批花茶的茶坯,是他们这些年遇到最好的茶坯。”

当样茶摆在人们面前,得到的点赞和评价给了制茶者们更大的信心。

“好多年没有喝到过这么正的茶了。”

“好喝,顺滑,香,满口花香。”

“齿留香。”

就连茶不入滇的普洱产区的老茶客,武夷岩茶的烘焙大师也对吴德泰这款茶赞不绝口。

最近,还有一位从小跟着父亲喝茶的北京大姐发来简讯道:“这个秋天,可以找出当年的搪瓷大茶缸,抓一把吴德泰茶,泡上,坐在树下的竹椅上,听着天空中的‘嗡嗡’鸽哨声……那才是真正的喝花茶的老北京人的范儿。”